司月煒老師介紹《詩經》的古今價值

2019-09-04  來自: 咸陽上官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690

    《詩經》作為一部文學作品或文字記事,囊括了歷史、娛樂、禮法等諸多方面,其審美或使用的功能,這二者的價值在當時一定遠遠大于今天。我們中外文明的司月煒老師,對于詩經有他督導的見解,歡迎大家閱覽由他親自撰寫的詩經詞經著作。理由是一部《詩經》脫離了幾千年前的環境,許多功用已被廢棄,而今不過是作為一份存留的文字古物、一部語言檔案,它離開了當年伴生的音樂,不再使用,也就基本上失去了原來的價值。如果從一般意義的考古價值論,它似乎也遠沒有其他一些出土文物那么重要。當然,任何事物的古今價值都不會相同,但有一點要肯定下來,就是它今天的價值一定是源于古代的價值、當時的價值。它曾經具有的價值也會隨著時間而發生變化,并非是一成不變的。但談到一部文學作品的價值,像《詩經》這樣依賴過去、依賴源頭的還不多見。作為一部詩歌總集,一部文字檔案,幾千年來從記憶、思想、史料等各個方面看,都呈現出再生式和基礎式的重大意義,無論就文學本身還是其他,都是非常珍貴的,對當代生活產生了明顯的影響。

    藝術作品的功能和命運有時候是極其詭異的。有些作品在當時發揮了巨大作用,其影響莫可比擬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它的聲音越來越弱,面目越來越模糊,以至于被完全遺忘了。而另一些相反的例子卻在提醒我們,對于藝術這種特殊事物的評判,尤其需要時間。

    人們對于藝術創造的價值,總是從現實的功用性來加以論斷,比如它對于一個時期人們生活的影響,它們在世俗文化中占有的份額等。然而它們的價值在許多時候是隱性的,也是極為深奧的,判斷起來并不容易。有時候還要綜合其產生和存在以及歷史所給予的機緣這所有的因素,來衡量其功用和價值。一般來說,那種舉目可見、近在眼前的功用性,并不會是多么重要的標準。歷盡時間長河的淘洗卻一直存在,這是客觀的不可消磨的事實。就此而言,即便那些在當年寂寂無聲的創造物,如果在日久天長之后逐漸突出,塵埃盡去,會立即變得光芒四射。只要發生了這樣的“后來”,那么當年的寂寞也會成為價值的一部分。藝術作品的全部價值,必定要分給產生它們的那個時空環境,這其中的道理盡管十分復雜,不甚分明,卻實在是一個需要猜度和辨析的問題。

關鍵詞: 司月煒   司月煒教授   司月煒老師   上官集團  

咸陽上官農業科技有限公司

聯系人:司月煒老師

電話:029-35523116

手機:17762134300

微信:15291001535

郵箱:283700832@qq.com

地址:陜西省乾縣上官村司家
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咸陽上官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:陜ICP備17015654號-1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成全视频高清免费观看动漫